佛佑世界

未开悟者修禅所产生的人格解体是怎么回事?

   2021-03-30 普通人看世界2930
核心提示:精神疾病诊断中有一种现象叫“人格解体”,这种疾病的感受与一些人的禅修体验非常相似,所以有人叫嚣佛是“资深人格解体”患者。这一方面是对佛法修行认知上的不全面,另一方面则是对佛教的恶意。

精神疾病诊断中有一种现象叫“人格解体”,这种疾病的感受与一些人的禅修体验非常相似,所以有人叫嚣佛是“资深人格解体”患者。这一方面是对佛法修行认知上的不全面,另一方面则是对佛教的恶意。

佛教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,不是靠背诵经文就能理解的,一般人修佛都需要一个由浅入深的过程,像六祖慧能那样的人,若不是前世就有很深的根基,也不可能听半部经文就悟道!所以我们常人修行都有一个渐进过程,按照菩萨行六波罗蜜的进程就是:布施——持戒——忍辱——精进——禅定——般若。禅宗讲“悟后起修”,把修佛的起点设定在开悟以后,就是因为“禅定”的修行从外表看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,而内在的用心却是不同。普通人用的是“妄心”,而菩萨用的是“真心”。没有开悟的人分不清楚“真心”和“妄心”,看似在修禅,其实免不了“妄心用事”,所以才有了佛所说的“禅病”。《圆觉经》中佛提到过四种“禅病”即“作、止、任、灭”,这四病不除,想入佛的大圆觉海,终不能够。佛在《圆觉经》中告诫说:“末世众生说病为法,虽经多劫勤苦修行,但名有为,终不能成就一切圣果”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阅。

下面我们就说说人格解体体验者和真实的禅修差别在哪。

人格解体在西方心理学方面被认为是精神疾病,主要有以下特征:

强烈的觉知力——能看清楚意识中的细微念头。罗恩是患了精神方面的疾病,他自己也明了。他能清楚看到每个思维闪现消失,就好像他从自己的头脑外部向里窥视一样。2.一切随缘——没有自发性目标。

当他与他人交流时(人们往往并不了解这种病症),他缺乏自主性,只是根据别人期待的方式来作出回应,并且为自己能够成功地扮演一个正常人与维持一份工作而高兴。

3.人生如戏——生活好像在做白日梦。

感觉一切很虚幻,自我感的消失还引发了对于存在意义的追问。在大学的时候,他曾经短暂地学过戏剧,着迷于莎士比亚和文学,然而逐渐浮现的自我意识剥夺了他表演的能力。现在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就是一场戏——只是扮演了现有身份的这个角色而已。

4.无我感——DPD患者很难从感觉上认清自己是谁。

我们对自我的熟悉感,对自己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了解,对我们究竟是谁的认识、以及关于我们如何适应这个世界的认知,加上目的、心智与缘由……所有这一切支撑着我们度过日复一日相对稳定的生活。

5.任运随缘——一切自动发生,虽然没有自我在掌控,却可以不拟思量,在行为上做出正常的反应,任运随缘,不劳心力。

谢莉尔说道,她是一名33岁的织物设计师,“我的思维仿佛与身体分离开了。有时就连最普通最熟悉的事物也会变得陌生,好像我第一次看到它们似的。比如一面美国国旗,所有人都可以第一时间认出来并知道它代表了什么。我却只能识别一块布上的几种不同形状的色块,即使我仍然知道我应该怎样‘正常’地作出反应。”

6.梦幻感——没有自我存在感,感觉自己是个幻象、演员、或者根本就是“无我”

解体最严重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根本不存在。这些症状使她对自己究竟是谁感到很困惑,而且她常常觉得自己是个“演员”或者仅仅是个“幻象”。

7.觉知增强+无我状态+情绪消退——情感缺失的同时,觉知力大幅增强,对念头的运行过程更加明了,自我意识减弱,进而变成“无我”状态。

人格解体带来的情感缺失可能还会导致大脑进入某种矛盾状态:一方面,自我与外界的联系会逐渐减弱,进而变成“无自我”的状态;相反的,对各种思维在大脑中的运行过程更加明了,从而产生了另一个更强大的陌生而飘忽不定的自我意识。

8.活在当下——只存在于当下一念,没有过去未来,人生是如此的虚无空幻。

“但是与此同时,我的人生,在这之前与之后的所有时光似乎都成了昙花一现。我努力抓住青春时期生命欣欣向荣的感觉,也曾期待构筑美好的记忆以供年老时回味。然而,现在一切都显得短暂空虚,似乎我曾经欢欣鼓舞的时光都被抹消,而自己只存在于当下这一时刻……没有过去,亦无未来。我无法在生命的土地上扎根,也不能享受孩子们陪伴的生活,只能不断思考着人生转瞬即逝,这一切是多么虚无空幻。”

9.绝对的安全感——人格解体创造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内心世界,没有任何事物能对他们的心绪产生影响。

有些人能回忆起具体什么时候,如何患上解体,以及解体是否与某个特殊事件有关系。也有一些人可能从记事起就已经解体,他们会以为世界和生活本来就是解体以后的样子。对他们来说,人格解体创造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内心世界,没有任何事物能对他们的心绪产生影响,然而代价也极高:感觉不到情绪。

10.开悟体验——人格解体相当于某种扭曲了的“知觉”或“觉醒”,在某些文化中人们认为这种情况是灵魂的升华。

11.成为念头的觉知者——情绪和思维被隔离开,开启观察者模式。

“他的思维一直反复诘问着自己是谁,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一个演员,无知无觉地演着生活这场戏,重复着日常的行为,却毫无参与感,思维和情绪也都失去控制。直到今天他还能清晰地记起,那时候坐在曾经喜欢过的英语文学的课堂里,却更像被排除在外的旁观者。”

12.无我境界——无我感,第三者视角体验。

他仍然觉得每天都是行尸走肉一样活着,意识在肉体外面看着自己的行为,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。这可能难以言喻——过去,他明确知道自己的身份,而现在,他仍然清楚自己是人类的一个个体这一点,但却再也没有清晰明确的“我”的感觉

13.无悲无喜境界——人格解体发生后,情绪波动完全平息,无悲无喜,进入了一种无我,同时我也可以是任何人,任何物的境界,我可以与万物合一。

人格解体发生几十年之后,亚力克斯几乎无悲无喜。这么多年来无数次的心理冲击和折磨最终导致情感的凋零,而随之而来的,是某种哲学上的洞察力。

“当年那个水手与他虔诚信仰的一切都已随风而逝,”亚力克斯说,“我也消失了。因为没有更准确的词替代,只好用‘我’这个词。感觉那个‘我’不知何故存在于许多时间片段中。我的意识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,仿佛我是任何人,是任何物品,同时也是物品之间的空间。然后就产生了一种失落感,因为如果这种感觉是真的,那么我应该无所不知,也应该能体会任何情感,但我不能。就好像海面上反射的阳光飞溅成无数碎片,我消融为了万物的全一,可是不完整,是支离破碎的统一。”

14.人生如梦体验——不真实感、梦幻观。

“当我看到身边的人都是与自己一样的令人费解的生物,时光乌飞兔走,生命朝生暮死,人类却无一例外都疯狂追求海市蜃楼镜花水月般虚妄的一切,想到这,我忽然感觉自己正在做一场梦,梦里我爱过、苦过、须臾间死去。而我的遗言将这么写:‘我一直在梦里。’”

15.诱发解体的原理——以内观五蕴六处十八界缘起的方式,解构自我,否定意识、情绪、感觉等属于自我

16.内观产生的正见,导致了离欲

希尔德对人格解体中自我审视的部分也有一段评论:“所有人格解体患者都怀着满腔热情持续不断地自我审视;他们常常将当下内在‘天人相分’的痛苦与过去自己的意识与身体协调统一的情况进行对比。他们的自省是强迫性的。然而,自省的倾向或习惯会不断磨灭生存的欲望。”

17.各种念头被完全觉知,且高度清晰——各种想法、念头在强烈的觉知下,被放大了,对思维过程的觉知无比清晰透彻,洞察力提升。

“我一直一直观察分析着周围的一切,困在自己的思维中,每一道想法都缠绕着千万缕其它想法,枝枝蔓蔓盘根错节。无论多么微不足道,都在脑内无限放大。对思维过度知觉,就好像各种想法在脑中大声响起,我几乎能“看见”所思所想,犹如看着写在广告板上的文字。”

18.对现实强烈的质疑——失去了情绪体验,对自我的存在产生怀疑,甚至怀疑人生是否只是梦。

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将去往哪里?我以为自己曾经知道答案,但现在却觉得那些答案都是假象。每个人都麻木地挥霍生命,为某些目的或意图而欺骗自己。然而,我仿佛已经死了,失去了感觉与情绪后,反而离奇地融入了冰凉冷酷的永恒之夜。我们真的活着吗,还是这一切都不过是庄生梦蝶镜花水月?

19.与万物合一感

“当我注视着一朵花、一只动物、一个人、或其它任何物件,慢慢地,它们的特征逐渐消失,消融为朦胧的全一,万物对我而言已没有区别……若一切眼见之物要么在思维中淡去,要么让位于其它事物,或被视线穿透,那么大脑就再也无法感知或保存事物的独特性。”

20.一切皆在消融

“我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不停地消融。虚空无处不在,缓缓渗透进每个看似坚实的物体。身体、大脑、话语、思想、以及情绪都一片空白,不归任何人所有。我彻底失去了曾经对现实的所有认知。”

21.顿悟了所有难懂的经文含义

赫胥黎在佛教中所学的所有词汇——心灵、真如、空、神性——如今似乎能彻底理解了,他谈到,因为现实正是在每一刻由“神圣的‘非我’所经历的”。在酶斯卡灵的作用下,空间关系失去了意义。心灵不再关注尺度与位置,而是转向存在和意义。连同对空间无动于衷的,是对时间的彻底漠然。

22.灵感大爆发

在这些艺术家眼中,犹如平生第一次,他们冲破了自我的束缚,摆脱了多年来习以为常的后天行为、创作模式、以及“精神负担”的桎梏。就好像他们终于可以将自我与感知到的物体融为一体。时间与空间皆消失,而他们自己与那个克奇纳玩偶合二为一,成了一个全新的、纯粹的现实。也是生平第一次,他们理解了毕加索(Picasso)所说的:“当你画一颗苹果时,你得成为苹果。”显而易见的是,这种现象所表现的,不是DPD患者所承受的人格解体的消极面,而是疏离的、无我体验的积极作用。

23.开启全新视角——人格解体之所以感到恐惧和焦虑,主要在于其面临的哲学问题:失去了旧的“自我“,对新的视角无所适从。而这些在佛教中却并不是问题,因为修炼者早就接受了无我的理论。这就是所有人格解体者面临的进退两难的哲学困境之一:假如我能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旧我,并且因世界如此陌生而感到恐惧煎熬,那么,新的自我又在哪里呢?我要如何适应这种看待万物的全新视角呢?

24.知觉的改变——人格解体体验,可以以某种存在方式永久性的扭转人的知觉。

一位四十多岁的母亲,同时也是人格解体康复者,曾说过:“人格解体以某种存在方式永久扭转了我的知觉。然而,第一次解体时,我只是迫切渴望逃离。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,自己没有精神失常。虽然我也常常羡慕那些活在正常世界的人,但有的时候,我也为他们感到惋惜,尤其是见到他们总是过分盲目自信,以为自己真的了解自己的时候。”

25.人格解体后面临的挑战

尽管世界上有数百万佛教徒在潜心修行,然而,从人格解体导向创造灵感、想象力爆发的情况依然如凤毛麟角——包括智识的开悟亦如此。正如埃米尔(Amiel)所说,恐惧是抑制因素之一。并且,人格解体本质上使人孤绝,而忧虑又咄咄逼人。如果没有学识渊博的“导师”帮助引导,一个人在恐惧之河中跋涉,必然迷失方向,不知该走向何方,也不知何时沉没。

从以上特征描述我们不难发现,被动因素导致的人格解体,因为没有正法的理论指引,被看做是“精神病患者”,他们因为与世俗认知的格格不入而产生恐惧,不知道将会归向何处。修行佛法必须要破除“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”,而“我相”即是对自己身体和感知的认同和执著。破除我相自然会导入“人格解体”,但“人格解体”患者为何不能成就佛陀那样无所不知的智慧?那是因为他还是在使用“妄心”,也就是还没有突破识神的范围,他还需要破除人相、众生相和寿者相。佛在《金刚经》中反复强调菩萨应“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”

修行者出现人格解体是不会恐惧的,尤其是悟道后的明心见性,早就突破了“相”的困扰,连“虚空相”都没有,何来恐惧?这一点凡夫是体会不到的。修行人不再执著自我时会产生“清楚明了的灵之心”,很多人把这种境界认为是悟道,对比“人格解体”患者就会发现,这还只是突破“我相”以后的境界,否则他为何观察不到红外线、紫外线、超声波、次声波等被现代科学发现的事物呢?就像乌云遮住了太阳,虽然乌云散去但还有白云遮挡阳光,只有把这几朵云都除去,太阳才会显露出真容。

从某种意义上讲,佛陀还真是个资深人格解体者。


 
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
 
更多>同类佛佑新讯
推荐图文
推荐佛佑新讯
点击排行